所在位置:首页 > 退思堂 > 案件披露 > 正文

从净土走向囚牢——容县中学原三名校长违纪违法案例警示

来源:广西纪检监察网
摘要:“我其实拿这些钱不是为了我自己,我是为了把学校办好?#20445;?#26696;发后,宁树志总是用各种理由为自己辩解,但却无法陈述明晰各笔钱款的去向。因为这些钱多被他用于了个人的生活开支。
  “学高为师,身正为范”,然而却仍有极少数教育工作者不能坚守底线,身居校园净土却身陷污泥不能自拔,最终走向囚牢。本文以容县中学原校长杨转邦、宁树志,原副校长余荣等人违纪违法案为述,希望广大党员干部以案为警,以例为鉴。
    
一败给“软伎俩”的硬派校长
    
  “严肃、严格、严厉,教学成绩突出,管理有魄力。”在容县中学师生眼中,原校长杨转邦是这样一位硬朗而优秀的教师?#22303;?#23548;者,不曾料想正是这样一位“硬派”作风的校长却败给自已所施的“软伎俩”。
    
  创设“校长特别开支”
    
  杨转邦自1985年大学毕业后,就一直从事教育事业。在基层乡镇学校当了7年普通教师后,因成绩突出调入县城重点中学任教,此后便一路从政教副主任干到副校长,并于2007年9月提任到容县中学担任校长?#25300;瘛?#19968;路的?#25300;?#21319;迁,记载了他奋斗的足迹。
    
  可以?#25285;?#20182;在学校领导岗位干了十多年,他的教学成绩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广大师生、社会各界的认可。但也是在这十多年里,其膨胀心理日益占据上风,自持“一把手”权力,专断独?#26657;?#24573;略了政治学习,忽略了自我修养提高,以致将党纪法规全然不顾,为所欲为。
    
  创设“校长特别开支”这一违规经费开支项目就是杨转邦刚愎自用,我行我素,有令不行、有禁不止,带头破规矩、顶风作案的典型表现。
    
  “今天召集大家开个小会,就是想让大家想想办法看套点钱出?#20174;?#20110;学校各项行政账上不能开支的费用。”在担任容县中学校长期间的?#31243;歟?#26472;转邦召集学校4名食堂管理人员召开了一个“秘密”会议。参会的几个人都知道校长向来以“一言堂”的方式处事,其定调了的事情基本很难改变,加之这事情估摸着也对自已有好处,于是纷纷附合。经一番斟酌密谋,参会几个人最后决定通过加大、虚列食品支出的方?#25945;?#21462;学生伙食费出来,建立一个“小金库”用于违规开销各项学校及学校领导产生的各项费用。
    
  于是凭着“校领导主持的集体?#33268;?#20915;定”,自2011年9月至2014年8月杨转邦?#31361;?#21516;食堂管理人员韩国宝、张一平等人通过虚开、加大、篡改食堂食材采购单价等手段套取出了高达259万多元的学生伙食费作为“小金库”?#24335;稹?/div>
    
  面对套取出来的巨额违规?#24335;穡?#26472;转邦提出其作为校长,需要开展很多外联工作,为此要从中设置“校长特别开支”予?#21592;?#38556;工作顺利开展。于是从2011年开?#36857;?#20854;便以这一?#26377;?#20044;有的名义每?#24459;?#21017;从中支取5000元,多则从中支取20000元,短短三年间,从中便支取31万元之多,并主要用于个人生活开支。
    
  所谓“上梁不正下?#21644;?rdquo;,在杨转邦的默许及影响下,容县中学多名后勤干部,也是有持无恐,集体疯狂作案,频频以“?#24433;?#36153;”、“食堂管理费”等名义进行私分“小金库”里的?#24335;穡?#22810;的分到了30.8万元,最少的也分到14多万元,数额之大,对学校师生利益损害之严重,社会影响之恶劣让人瞠目咂舌。
    
  2016年1月,杨转邦被纪委立案审查。紧随其后,该校的6名教职工也纷纷被纪律审查,单位呈现塌方式腐败。
    
  逢年过节收红包
    
  “节前祝福,小小意思,不成敬意。”2007年至2014年间,正值容县中学大兴土木,多幢教学楼、学生住宿楼建设工程开工建设。为可以承揽更多的学校工程,捞取到更多的商业利益,多名建筑?#20064;?#23545;杨转邦实施了“放长线钓大鱼”的“围猎”。每逢春节、中秋等中国传统节假日,这些建筑?#20064;?#37117;会以“借”的形式给杨转邦送上1000元至10000元不等的现金红包。
    
  “这种收受建筑商好处费的行为不会给单位造成什?#27492;?#22833;,而且只有天知、地知、建筑商知、我知,没人会捅出去的,不收白不收!”抱着如此侥幸心理,杨转邦的纪律防线逐渐被击破。
    
  杨转邦在收受红包中尝到了权钱交易的甜头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在任七年间,每个中秋与春节等节假日都没落下,共计收受4名工程承包商送给的节日好处费174800元。
    
  刚开始收受现金红包时,杨转邦还避讳一下旁人的眼光,多在家里进?#26657;?#32780;随着“红包炮弹”的常化态攻击,其对于这种收受贿赂的违纪违法行为变得越来越理所当然,好几次将收钱的地点转到了学校的办公室,俨然把校长的权责变成了“变现”的砝码,而其?#26696;?#30340;“胃口”也变得越来越大。
    
  在给其经常送好处费的人中有一位梁姓建筑?#20064;澹?#29978;是舍得下血本,几乎每个传统节日都会送上10000块以上的大红包,甚得杨转邦另眼相看。正因为如此,2009年7月杨转邦再次约见了梁?#20064;澹?#19968;阵顾左右而言他的寒暄后,其道出了近来“儿子现在国外经商,近期?#24335;?#21608;转遇到点问题”的烦恼。而梁?#20064;?#20973;着多年商场历练出?#25343;?#24863;商业触觉,自然一点就明,没过几天就给杨转邦送来了60000元,同时不忘提出“校长,希望那个你?#38556;?#26469;,以后在工程上多关照一下我”,杨转邦默许?#38556;隆?/div>
    
  廉政教育当过场
    
  古人语“智如泉涌,行可以为表仪者,人师也”,杨转邦长期在学校担任思想品德课及思想政治的老师,可以说具有较为丰富的思想政治及法纪教育经验,不管是在思想品?#24459;希?#36824;是在行动上都?#23621;?#25104;为学生与社会大众的表率。但在实?#26159;?#20917;却是背道而驰,而?#20197;?#36208;越远。
    
  “虽然学校经常开展廉政教育,但我觉得那都只是在搞形式。”杨转邦虽然当了十多年的思想政治老师,虽然是一名共产党员,而?#19968;?#25285;任学校的党支部书记?#25300;瘢?#20294;从不把政治学习?#22303;?#25919;教育学习当一回事。思想上忘记了为人师表的身份,忘记共产党人入党的初衷,法纪意识十分淡薄,工作中不遵循民主集中制,一意孤?#26657;?#22788;事随心所欲,学校教职员工对其很是不满。
    
  “总觉得自已从不索贿,别人主动送红包,应不算什么问题,也不会出事”“如果知道后果这么严重,应该会严格管控自已,不至于滑向犯罪的深渊而不能自拔。”这些杨转邦在看守所写下的语句,不仅道出了当年他权力异化的有持无恐,更道出了他那自欺欺人的侥幸心理。
    
  2016年5月,杨转邦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;并将被移?#36864;?#27861;机关处理。
    
  2017年11月,经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,杨远邦因犯贪污、受贿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七万元。
    
  “本来再过几年,我就可以退休,?#21442;?#22320;过上?#21442;?#30340;晚年生活,闲暇在家陪伴妻儿......,但如今却走到了这一地步,每天面对阴冷的铁门铁窗和小小的四方天,真真正正感受到了痛心疾首,代价巨大,悔不当初!”案发后杨转邦姗姗来迟的忏悔,为时已晚。
    
二败给“旧惯例”的新任校长
    
  “我现在觉得甚是羞愧难当,已再没有脸面去面对自己的家人、学生、同事、朋友……”案发后,宁树志对自己当初的违纪违法行为?#27809;?#19981;已。
    
  宁树志,2014年9月接任杨转邦,担任容县中学副校长?#25300;瘢?#20027;持全面工作),2015年10月正式任?#26696;?#26657;校长,2016年1月其因涉嫌贪污罪、受贿罪被刑事拘留。从其初到该校任职主要领导,到因经济问题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采取?#24656;?#25514;施,仅仅经过了13个月。这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,他贪污了33万元。案发后,当地社会各界一片哗然。
    
  被不一样“甜头”撞晕的履新校长
    
  宁树志初到容县中学履职时,该校正在奋力创建广西特色中学及示范性高中,学校各项硬件、软件建设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。又因前几年学校的升学率在全县同类学校中排名稍为靠后,为此有着丰富高中教育与学校管理经验的宁树志暗下决心,要大干一场,争取扭转该学校成绩落后、影响力下降的?#32622;妗?/div>
    
  自负满满的宁树志到岗不久,食堂管理人员韩国宝就找到了他,向其汇报了学校食堂的整体财务状况,其中尤为神秘的向其介绍了学校食堂在前任校长管理时,通过虚开、加大、篡改食堂食材采购单价等手段套取学生伙食费私设小金库,并从中设置一笔数额不少的“校长活动经费”供校长自由支配使用的惯例。
    
  彼时,刚走上学校主要领导岗位的宁树志,顿时感觉到了校长这一职位的“与众不同”与“特权所在”,暗暗盘算既然上一任领导能用,自己应该也能用,于是作出了“那?#31361;?#25353;原来的惯例来办”的指示。为此,到职仅两个月,宁树志就分多次将20000元的“校长活动经费”收入了自己的私人口袋。
    
  此时此刻,两个月前履新职时组织给予的廉政提醒?#23500;埃?#24179;日里警示教育课上反复强调的警醒话语,还有党员干部不可触碰的党纪党规“高压线”及不可践踏的法律底线,都被宁树志统统?#33258;?#20102;脑后。
    
  上任16个月贪污33万元
    
  “我其实拿这些钱不是为了我自己,我是为了把学校办好”,案发后,宁树志总是用各种理由为自己辩解,但却无法陈述明晰各笔钱款的去向。因为这些钱多被他用于了个人的生活开支。
    
  虽然从教多年,有着丰富教学经验,甚至还在重点高中上过多年的思想政治品德课,但宁树志却没有优秀教师“行可以为仪表”的品格。工作中的他,表面上鞠躬奉公,勤恳于教育事业;背地里却沉迷于搞权钱交?#31069;?#19968;直用那表面的假象作为?#20889;?#22312;欺骗上级组织、期骗群众、期骗自已,以致最后东窗事发,仍悔悟不到自已错误产生的本质根源。
    
  在初尝校长“特权”带来的“甜头”后,宁树志对于金钱的贪欲一发不可收拾。依照“前任惯例”,短时不超一个多月,长时不超3个月,其就会从食堂的“小金库”中支出少则1万元,多则3或5万元供自已自由支配使用,“小金库”似乎已成为了其眼中一台连轴转印制钞票的机器。
    
  于是在宁树志任校长?#25300;?#20165;16个月的时间里,其?#31361;?#21516;食堂管理人员韩国宝等人通过虚开、加大、篡改食堂食材采购单价等?#20013;?#22871;取学生伙食费约259.36万元,再由韩国宝每月将校长经费、食堂管理人员?#24433;?#36153;、食堂管理费等名义将钱分给各人。其中,宁树志以校长经费名义从中分得了33万元之多,而一次次伸出的贪婪之手,也将自已一步步推向了违纪违法的道路。
    
  对于好处来者不拒
    
  党的十八大以来,在中央铁腕惩治腐败、?#20013;?#32416;正“四风”的高压态势下,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有了明显好转,但?#20174;?#20010;别党员领导干部不收敛、不收手,顶风作案。宁树志就是这么一个心存?#26696;?#19981;畏高压,没有悬崖勒马,以?#36335;?#19979;严重错误的反面典型。
    
  除私设小金库,肆无忌惮将其中的钱款据为已?#26657;?#23425;树?#20928;估?#29992;校长的?#25300;?#20415;利,在采购学生食堂的食材过程中,在办理学校建筑工程发包?#25226;?#25910;、工程款结算与拨付过程中,收受多名供应商及承建商人送给的好处费。对于送来的“好处费”,不管是肉鸡供应商送的1000元,还是大米供给商送来的2000元,或者是建筑承建商送来的10000元,宁树志都来者不拒。于是受贿的欲望像滚雪球一般,越滚越大,在城区两所学校担任校领导的短短几年间,宁树志就共收受了贿?#38468;?万元。
    
  “开始我认为在过年过节收取供应商等人‘好处费’的行为问题不大,现在才知?#29282;?#39064;不小。”到案后,宁树志才对自已当初的所作所为开始进行反思。然而也只能对着铁?#26696;刑?ldquo;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”“人生最大的悲哀是失去自由”。
    
  2016年5月宁树志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;并被移?#36864;?#27861;机关依法处理。
    
  2017年11月经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,宁树志犯贪污罪、受贿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二万元。
    
三败给“老熟人”的后勤副校长
    
  余荣,原容县中学副校长,主要分管学校的后勤管理及基建工作。
    
  2016年5月余荣因违反廉洁纪律,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;并被移?#36864;?#27861;机关依法处理。
    
  2017年11月经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,余荣犯贪污罪、受贿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二万元。
    
  因为熟悉所以不设防
    
  余荣出生在一个普通的教师家庭,从小学到大学,品学兼优,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,?#25913;?#30524;中的好孩子。1988年大学毕业后,服从分配到某乡镇中学任教。
    
  ?#31508;毕?#38215;学校条件艰苦,离家又远,但他以校为家,满怀热情投入工作,努力提高自已的政治理论水平,提高自已的师德素养。因表现优秀,1992年调任到容县中学工作,一路从后勤总务干到总务处副主任,到容县中学副校长。
    
  “事业上我不断进步,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但忽略了政治思想上的改造,思想没有和工作齐步并进。工作上的成绩让我沾沾自喜了。由于思想松?#31119;?#25105;把党纪国法都?#33258;?#20102;脑后,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”回顾自已的成长历程,余荣也曾有过骄傲和自豪,但更多的是对自已如今身陷牢狱状况的痛心和后悔。
    
  自1993年至2015年的20多年间,余荣一直在后勤服务岗位工作,由于长期负责从事后勤服务,特别是学校基建工作,余荣与承建学校各个工程项目的建筑?#20064;?#25509;触甚为频?#34180;?/div>
    
  学校建设工程投?#24335;?#39069;大、施工周期长、施工项目多,?#20064;?#20204;?#30475;?#36807;来或与余荣对接工程进展,或进行工程验收,或办理工程款结算?#20013;?#26377;时几天见一次面,有时几乎每天都能碰个照面,除了主谈业务工作,也会?#32423;?#38386;聊几句,寒暄一番,彼?#24605;?#21464;得越来越熟络。
    
  利用这份熟络,这些时常打照面的建筑?#20064;?#21521;余荣打出了感情投资牌,逢年过节就会给他送去一点“意思”表示,以希望通过这个分管基建的副校长可以长期在工程发标、项目验?#21344;?#27454;项结算中多获得“照顾”。而余荣面对这些熟人?#20064;?#19981;断的“?#19988;?#28846;弹”,思想逐渐麻痹,没有了设防。
    
  “当建筑工头梁?#20064;?#36865;给我第一个红包时,我拒绝过;但第二次送给我时,我接受了,内心想着反正我也没有在项目质?#21487;下?#34382;,只要严格管理监督,公事公办就行了。他送的红包是他个人的合理利润,并没有损害到学校的利益。”
    
  就是在这种自欺欺人的心理暗示作用下,余荣逢年过节便会收受建筑工程?#20064;?#36865;到来的大小“红包”,有时是1000元,有时是5000元,有时是10000元或20000元。这些钱多被其用于家庭的日常生活开支了。期间,面对越来越严峻的反腐高压态势,余荣心里也有过顾虑,心情也复?#29992;?#30462;,也想过可能有一天会被查办,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继续下去。
    
  因为松懈身陷“围猎”
    
  为改变学校师生学习生活环?#24120;?014年容县中学启动运动场改造工程,预计投入462万元对原有的泥土面运动场进行塑胶铺设改造。
    
  面对如此备受师生关注和社会各界关注的大项目,学校上?#38706;己?#37325;?#21360;?014年年末,塑胶运动场铺设工作已接近尾声。按照项目合同书的约定,只要该项目验收通过,分管建筑工程的学校领导在项目支付时签字确?#24076;?#23398;校校长在拨款审批单上签字后,承建商就可以如期拿到工程款。
    
  “请余副在工程的验?#21344;?#24037;程款的拨付中多多‘关照’,小小意思请?#38556;隆?rdquo;为能顺利通过验收,快些结清这笔400多万元的巨额工程款,2015年春节期间,承建该塑胶运动场项目的广西某华建设工程公司?#20064;?#27784;某找到了?#31508;?#20998;管容县中学建筑工程的学校领导余荣。一番恭维的话语后,沈某给余荣递去了一个鼓鼓的灰色纸袋。余荣早已从勉强接受到习以为常,于是没有过多推辞,便接过了那沉甸甸的纸袋。过后一数,这一笔数目不小,足足10万元。
    
  “拿人手短,吃人嘴软”,余荣收了沈某的好处费后,在该项目的验?#21344;?#24037;程款结?#24846;?#31243;中,很是积极配合与帮助沟通协调。如此一番努力之下,该公司在工程完毕后不久的2015年2月?#36864;?#21033;得到300万的工程结算拔款,剩余部分也于当年6月全部拔付到位。
    
  “我认为他们是出于能够按时得到工程拨款(才送的好处费),而这并没有侵害到其他的利益,所?#22278;攀障?#30340;。”正是在这?#20013;?#29702;的作祟下,余荣在担任容县中学总务副主任、副校长的十多年期间,在办理容县中学建筑工程发包?#25226;?#25910;、工程款结算与拔付等过程中,利用?#25300;?#19978;的便利,多次收受多名工程承包商送给的好处费共计17.8万元。
    
  “当我彻底坦白交待受贿行为时,我才发觉(自已)受贿金额高达17万元,触目惊心的数字令我心?#26149;突?#24680;。我忘记了自小?#25913;?#25945;育我不是自已的东西不能拿的道理,?#20960;?#20102;组织的信任和培养,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,损害了学校的利益,也害了家庭和我自已!”
    
  后记
    
  古有曾子曰“吾日三省吾身”,教育后人要来不断反复叩问自己的内心,让生命的境界得到不断提升。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向党员干部强调要经常“?#31449;底印?#27491;衣冠、洗洗澡、治治病”以不断自我净化、自我完善、自我革新、自我提高。杨转邦、宁树志、余荣等人从中学高级教师、党的领导干部,堕落成为腐败分子,让人唏嘘不已,发人深省。究其原因,正如他们自已所说“平时不注意反思自已,不正视自已的问题和错误倾向,没能及时警醒自已、?#29282;?#26460;渐、悬崖勒马,以致在错误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,跌下万丈深渊”。权力是一把双刃剑,各级领导干部当引以为戒、秉公用权。(容县纪委监委)
真假乡村医生
迷失“牌桌”终自毁
清廉桂林
清廉桂林 微信
清廉桂林 官方微博
^返回顶部^
s上海时时乐走势图